一梦浮生

微信公众号:浮生夜语 喜欢的可以关注哦

今夜,一首Lonely Christmas突然让我几乎想要落泪。这大概是听这首歌以来第一次因它而有所触动。


从前很喜欢陈奕迅,大约是从高中开始的,所有悲伤的事情都可以通过他如同说故事一般的声音慢慢从尖锐到柔和,然后仿佛已不存在。他的声音就像一个可以治愈也可以让人痛哭的电台,悠悠然说出每个人内心难言的心伤。
但其实很久没有过想哭的感觉了。没有因为身边的人事物而过多感慨,好像也只有看电影的时候被情节触动会哭,也再没有因为心里的感受哭过。
也许是疲惫、难受,听见那一句很喜欢的歌词,突然就有些鼻酸。唱着唱着便突然声音颤抖,我知道自己想哭,却还是忍了下去,安静唱完这首属于我自己的《Lonely Christmas》。


——人浪中想真心告白,但你只想听听笑话。


十二月的圣诞节,其实记忆里的十二月最为孤独。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爱发脾气的小孩慢慢懂得孤独的意义,也是在十二月。
窗外灯色明亮,照出温暖的夜色,似乎是把一切都变得温柔。头顶上暖黄的灯光,似乎也在极力柔和这夜色的清冷。其实那时候,孤独是一种很莫名的东西,在某个瞬间你抓住了它,似乎就有共鸣。手里只有一本孤独的日记,没有人陪,没有音乐,耳边都是喧闹。
在这世界,似乎我是被遗忘的那个。我在这孤独的景色里,又不在这孤独的世界上。
若说圣诞节应该是温暖可爱的节日,但对于孤独的人而言,越是缤纷,越是安静,在那每个街角可能遇到的一起嬉笑怒骂的那些看起来很亲密的陌生人群,和那些成双成对露出微笑的情侣,似乎都是构成孤单的一部分。
那以后,开始不喜欢热闹的景,不喜欢热闹的游戏。表象总是热闹得如同沸水一般响声巨大,但玩得越是高兴,心里越是走神。
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写过自己的感受。大概是因为这种碎片式的、如同碎碎念一般不可理喻的想法,说出来大概也不会有人理解,便很少说了。

——仍然在傻笑,但你哪知道我想哭。

其实有的时候,我就像置身party人群中的一个不可见的影子,稍不留神便会露出自己满是戒备的表情,连动作都是冷漠的,这种人与人的距离,大约是我自己造成的。
只是希望身边的人都开心,而我自己却好像并无所谓了。每一次聊起自己的事情都像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但其实有些亲近的人也知道,我毫不在乎、傻头傻脑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极其敏感的心,只是不喜欢被人过多了解接触罢了。

无敌是多么寂寞。
其实,不想被人理解的人也很寂寞。

有的时候,想要把真心给别人看,却只是得到了一声毫不在意的笑,或者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真心在当下又是多么不能被理解的东西,多么可惜啊。真情的告白,往往会被一笑置之。可是那刻意制造出来的温情时刻,却总可能会被当成掌上明珠。
所有害怕交付真心的人,不过是害怕听见别人满不在乎的那一声轻笑,或者甚至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转身离去的动作吧。
——呐,我想让你了解我,可是你却毫无察觉,甚至觉得那仅仅只是我跟你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其实,把这一切当作笑话的人,知不知道对方有多难受呢。
也许到了最后,即使心里的悲伤早已波涛汹涌,那人却还是可以忍下早已红过好几遍的眼眶,转身冲这个世界笑着说一声:

“Merry Christmas!”


你也只是一笑当作接受了这个祝福,却没有看懂那眼中的失望吧。

但是当你失望了一遍又一遍,大约也就不会再觉得稀奇了。那么你也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害怕接触,害怕受伤,害怕许诺,害怕依赖……还有,害怕真心。
有句话说,认真你就输了。所以认真的人一次又一次地输得一败涂地体无完肤,最后,他们也就变得不那么认真了,甚至连过去认真得有些较劲的自己,都变得有些幼稚。





说了这么多无聊的废话。
其实我只是有点想哭。
鬼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感触。



我真的只是,在听歌词。



晚安。

评论
热度(4)

© 一梦浮生 / Powered by LOFTER